8140小说寒门祸害第25章 放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放榜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黄昏时分,半间酒楼迎来了一场小浪潮。

  一大帮学子突然一起涌入酒楼,个个都如同喝了烧酒般,有人进门便对聂云竹千恩万谢,然后跑到两楼跟着众人一起以竹为题,兴奋地吟诗奏对。

  聂云竹看着这些学子显得疯疯颠颠的,便问林晧然是什么回事。林晧然没有说拭帖诗的事,只说这些人疯了,让她这帮疯子远点。

  实情便是酒楼先前搞的活动,给这帮考生带来了实惠。由于要写以竹题诗,自然难免拿前人的诗进行交流,故而谈及了杜牧的《题刘秀才新竹》。

  当“根穿绿藓纹”出现的时候,这帮考生便知道这是要吟竹。

  试帖诗考的并不是文采,甚至跟诗文本身的关系并不是很大,只要能解出诗句指的是竹,那这道题基本上就算是送分题了。

  作一首关于竹的诗,哪怕你的诗写得烂如狗屎,那也会得到合格的分数。当然,要是能做得出彩,会得到知县更大的好感。

  正是如此,那些水平一般的考生便将功劳归给了半间酒楼,归给了名字带“竹”字的聂云竹,对这间酒楼的好感度直线飙升。

  这帮书生聊得很是兴奋,只可惜无酒无菜,不然又是一笔可观的进项。不过聂云竹准备的糕点当即便销售一空,倒也有了不错的收入。

  孤星闪烁,悬于北边夜雾深处。

  林晧然帮着轰走那帮疯子书生,蹭了一顿饭,便离开了半间酒楼,提着聂云竹硬塞给他的灯笼,直接回到了老槐客栈。

  只是他进到大堂,却看到了陈国志几个坐在大堂饮酒。看着他进来时,他们先是一阵狂喜,瞬间又换成一张沮丧的脸。

  林晧然却是微微一愣,还以为方才是眼睛看错了,只是看着他们如丧考妣的的模样,便忍不住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林兄……哎!”谷青峰欲言而止。

  “时也!命也!”张雷则摇头晃脑。

  “悲乎!悲乎!”郑国志痛心疾首。

  林晧然打了一个哈欠,朝他们拱了拱手,便作势离开道:“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了!”

  别!

  不要……

  哎呀,我的腰!

  三人听到林晧然的话,骤然色变,他们为了等这货,可是在这大堂等了一个多时辰,如何能让他就这么回房了呢!

  故而,一阵椅子挪动的声响,更有人不小心闪了腰。

  “林兄,莫要伤心,此次权当是长了经验!”

  “就是就是!你若要明天回家的话,我托人捎你一程!”

  “贤弟,你还年轻,过些年本县县尊换了,肯定还有机会的。”

  ……

  三人再也顾不得矜持,纷纷出言安慰林晧然,活脱脱的好大哥形象。

  前面二人倒好,郑国志这安慰的话,着实是棉里藏针。等县尊换了,那得等到何年何月?要是县尊一直不换人,岂不是要等死?

  林晧然看着这一张张虚伪的脸,却是明白过来,敢情这帮人以为他这次县试肯定是过不了,特意前来安慰他……不,特意来看他笑话。

  只是看着他不在客栈,还能坐在这大堂边饮酒边等到这个时辰,这着实是够有毅力的。若是将这份毅力放在其他地方,何愁大事不成?

  但我哪里考得不好了,老子做的那份试卷简直无可挑剔,给满分我还嫌他给少了。你们坐半天等着安慰我,倒不如考虑下你们自己能不能过,需不需要别人来安慰。

  看吧!傻得话都不会说了!

  呵呵!怕是受打击了,脸都不会笑了!

  活该!等到发榜的时候,才是你真正要哭的时候!

  ……

  不过他沉默地站在那里,当即给三人不同的解读。三人表情悲切,只是各自心怀鬼胎,对林晧然纷纷鄙视不已。

  林晧然懒得跟这些人解释,便朝着他们拱手道:“今天考试有点困乏,我先回房了!”

  这帮人为了看他笑话,在这都等了半宿,若是说出真相扫了他们的兴,那得多残忍啊!严格意义上说,林晧然算得上是个好人。

  话说完,便是直接回房,并跟打照面的小二要热水,打算泡个热水澡。

  “在考场上睡了,现在又睡,他是猪吗?”

  “可惜了,这书呆子其实是够勤奋的!”

  “勤奋又怎么样!这种书呆子遇到了截断题,还不是得乖乖落榜!”

  ……

  林晧然前脚刚离开,三人却是另一副脸庞,特别郑国志脸上就差写着厌恶两个字。

  事情没有结束,林晧然“落榜”的事很快偏传开了。

  第二天的时候,林晧然发现大家看他的目光怪怪的,到了半间酒亦是如此,后来聂云竹特意安慰他,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就是这般,他莫名其妙地“落榜”了,好伤心难过啊!

  林晧然没有功夫理会这些,白天他帮着聂云竹处理酒楼的事务,晚上则开始做些功课,认真地研究起书的地方。

  县试放榜称为“发案”。虽然时间还没有到,但近百的考生已经聚到了小广场中,为了看得更清楚,大家都朝着照壁墙壁挤。

  林晧然来得不早不晚,得到了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

  县衙门口突然传来动静,只听到一声锣响,几个身穿着皂服的官差吹着唢呐,簇拥着一名手拎着榜文的书吏从里面出来。

  大家看到要张榜,主动向着两边散开,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道。

  这份榜文很大,足足占了半面墙的位置。

  人群顿时热闹起来,开始在榜上寻找自己的座位号。陆续有狂喜的声音传来,凡是看到榜上有名的,都是双眼放光,如同喝了烧酒一般。

  发榜分为甲乙两榜,这乙榜只是得到一个复试的资格,但确实是值得庆贺。虽然他们还没有通过县试,但却也没有淘汰,接下来拿到参加府试资格的概率大增。

  “果然,我刚才仔细看过了,这上面没有书呆子的座位号!林兄,你不用沮丧,明年知县可能不出截搭题,到时没准就过了呢!”

  郑国志从汹涌的人群钻出来,眉梢间全是喜色,敢情他这般积极,是帮着林晧然看榜上是否有名,活脱脱的雷锋精神。

  联保的其他三人也刚从人群中钻出,不过神色各异。谷青峰和张雷喜上眉梢,赵东城则是苦着一张女人脸的脸蛋。

  郑国志安慰完林晧然,在听到状况后,便又是痛心疾首地望向长得跟姑娘似的赵东城道:“你跟书呆子都还年轻,你们二人就当是来长经验了!”

  “是啊!你们年轻点,没准明后年就过了呢!”

  谷青峰和张雷都名列乙榜,心里挺是开心,对着赵东城和林晧然便又是一通安慰。

  衙门前又一声锣响,却又见一位书吏在几位衙差的簇拥下,捧着红榜而来,看着人群还在争先恐后地看着乙榜,那名小吏便高声道:“此次县试发案甲等俱在此,汝等回避!”

  听到又要张榜,而且还是甲榜,在墙前的众人便又是让出了一条道。小吏手持着那一小张红榜,在衙差的协助下贴了上去。

  郑国志的心情极好,他本以为县尊不会将他排在甲榜,但先前他似乎过于悲观了,便又是对着林晧然和赵东城安慰道:“你俩且回去潜过修学,等我过了童子试,便会去找你们,给你们指导指导学问!”

  靠!

  林晧然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这货水平怎么样倒还不好说,但绝对是一个真小人。

  正是说得兴起之时,张雷便扯了扯他的衣袖,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陈兄,甲榜……榜上一座号,似乎是呆子的!”

  正端着师长姿态的郑国志闻言,仿佛嘴巴被强塞了一把苍蝇般,声音戛然而止,然后他下意识到转身,望向那张新鲜出炉的甲榜。

  丁巳!

  赫然在甲榜上!

  正是已经“落榜”的林晧然座位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寒门祸害同类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8140小说寒门祸害第25章 放榜
手机看寒门祸害小说就来http://m.8140.cn/hanmenhuohai/
8140小说移动版 m.81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