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0小说低调术士022章 术法之祸
关灯
护眼
字体:

022章 术法之祸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更新时间:2013-07-17

  十几分钟后,天光泛亮,滚滚乌云裹夹着闷雷声远去,倾盆大雨也渐渐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继而很快便风停雨住。

  又过了一会儿,阳光洒落,晴空万里。

  张丽飞和王海菲婉言谢绝了苏淳风和陈秀兰的一再热情挽留,不顾刚刚下过大雨道路泥泞湿滑,心有余悸地决定赶紧回家去——鬼知道这天气,说不得一会儿是否突然又下起大雨来?

  苏淳风和陈秀兰无奈只得出门相送。

  刚刚目送两个女孩子骑着自行车的倩影消失在泥泞的巷口拐弯处,苏淳风和陈秀兰就听到从刘金明的家里传来了一声近乎凄厉的惨嚎声,随即刘金明和妻子胡玲慌乱的声音传了出来:

  “娘,你这是咋了?”

  “快去叫人!”

  “快!”

  陈秀兰面露惊讶困惑之色。

  苏淳风也故作疑惑,但心里却明白——刘家那位老太太,这次十有**扛不过去反煞符强大的杀伤力了。想着这些,他抬头貌似不经意地看了看刘金明家房顶东北角上安置的那个瓦罐。

  此刻,罐口已然崩裂开来,就像是一张被爆竹炸开的嘴巴,颇为诡异骇人。

  苏淳风有些怜悯地摇了摇头,暗暗想着:“刘金明的家人,如果看到这般情况,会不会懊悔害怕呢?”

  “他们家发生什么事了?”陈秀兰小声嘀咕道。

  苏淳风神色平静地说道:“别人家的事情,咱就不管了,省得让人说咱家幸灾乐祸地看笑话,回去吧。”

  “嗯。”陈秀兰点点头,心里诧异着儿子竟然会说出这般成熟的话语,一边转身跟着儿子回了家。

  不一会儿,苏成脚步匆匆地从外面回来,一进屋就皱着眉叹口气道:“刘金明他娘刚才突发疾病,一大家子人都赶往县医院了……上车的时候我正好路过看到,那情况,够呛能挺过去。”

  “哎呀!”陈秀兰露出惊讶之色:“老太太平时身子骨挺硬朗啊。”

  “疾病这玩意儿,谁说得准?”苏成摇摇头,脱下踩湿了的布鞋,换上一双拖鞋,道:“咱家老爷子当初好端端的,不就是疾病发作走了的吗?”说到这里,他颇有些伤感地挥挥手:“不说这些了……哎,小风同学都走了?”

  “嗯,雨一停就着急忙慌地走了,留她们吃饭也都挺不好意思的。”

  苏成就看向儿子,道:“同学之间关系好点儿,当个朋友没什么,但别小小年纪谈恋爱,影响学业。”

  “我知道。”苏淳风咧嘴笑笑。

  午后。

  趁着村里大多数人午休,街巷里没人,苏淳风拿了瓦刀抓了把干土,上房绕到自家院墙的西南角,用瓦刀把刻在砖块上的“反煞符”给刮去,然后又用干土使劲儿涂抹了几遍,再用手擦去,如此这两块砖上面就看不出什么异样了——既然反煞符已经无用,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抹去痕迹为好。

  果不其然,三天后,村里便有流言传开了……

  传言中,刘金明的老娘因为逼迫苏成老婆陈秀兰捐款修庙一事,双方发生争执,从而怀恨在心,与自家房顶布下瓦罐铁钉等物,企图使用巫术诅咒苏成家人,未曾想诅咒未成,反受其害,突发疾病差点儿死掉。

  现在,刘家老太太还住在县医院里,据说是瘫痪了。

  而这些传言,却是老太太的二儿媳妇,刘金明的老婆胡玲传出去的。

  因为,她的婆婆布下瓦罐使用巫术下诅咒后,苏成家的大儿子苏淳风,曾经上门提出过质疑,并要求他们家把瓦罐拆掉,而且还好心地告诉他们家人,老师曾经说过,巫术这种封建迷信的玩意儿,弄不好会反噬的。然而刘金明和老太太不相信,还生气地把苏淳风给赶了出去。

  结果仅仅过去十来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件。

  胡玲自然心有余悸。

  而且,这些传言也不是胡玲空穴来风瞎叨叨的,她还有证据——那天老太太突发疾病,她匆忙出去叫人的时候,正巧看到了自家房顶东北角放置的那个瓦罐口,莫名其妙地崩裂开来,委实吓人。

  要说农村这种多嘴的婆娘也确实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她不但把这些话给传了出去,竟然还留着那个破烂的瓦罐在房顶上。

  这下好了,许多好奇的村民都跑去看……

  “哎,还真是呀!”

  “没见过瓦罐子的口能崩成那模样的,真蹊跷。”

  “自作孽不可活啊!”

  “刘金明他娘也着实可恶,人家苏成今年虽然赚了钱,可那真是赚得辛苦钱,还担着那么大风险贷款买到的联合收割机!咋就非得逼着人家捐出二百块钱修庙呢?明明不占理还要诅咒人……”

  “你们说,会不会是苏成家也给老刘家下了咒?”

  “不可能,苏成两口子什么人村里谁不知道?他们才干不出这种事儿来呢。”

  “也是……”

  ……

  在县医院待了三天才抽空傍晚时回村的刘金明,听闻这些传言后,气得到家里就把自家婆娘给暴打了一顿,然后上房把那个破烂的瓦罐和几块砖头全都给弄下来,骑着自行车驮到村外面,远远地扔了。

  有道是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刘金明就算是再蛮横霸道,可终究是知晓家里老太太当初做的那件事不地道。再想想那天晚上苏淳风好言相求时的那番话语,老太太使用巫术弄这个瓦罐下诅咒的神秘诡异,雷雨天好端端忽然发病惊恐大叫随后昏迷,还有瓦罐莫名其妙崩裂成那副样子……他禁不住地打哆嗦:“万一真的是下咒未成,反作用咒到了自家人,那这咒到底有完没完?会不会再累及到家里面其他人呢?”

  老太太还没从医院回来,医生诊断是过度受惊导致突发脑梗塞,从而神经受阻部分肢体瘫痪,即使出院后,也需要进行长期的恢复性治疗和护理。

  这种病人,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绝对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暴打完宣扬家丑的老婆之后,刘金明的怒火依然难以宣泄完,坐在昏暗的院子里一个劲儿的抽烟——短短三天时间,给老太太看病就把兄弟二人的积蓄全都搭进去了,后续治疗恢复还要花钱,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要不,明天召集些家的人,去找苏成家的麻烦,讹诈他点儿钱?

  苏成今年赚了不少钱啊!

  反正和他们家的矛盾已经在村里传开了,更何况,村里传言此次老太太突发疾病和巫术有关,那么就和苏成家那口子脱不开干系!可苏成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软骨头,而且这件事身自家就不占理……

  刘金明咬了咬牙,什么他妈的道理不道理的,老子要的是钱!

  心里做出决定后,他将烟蒂扔到地上,用脚尖狠狠地碾碎,起身回屋睡觉去了。只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恨自家老太太做事何必那么偏激!他悔为什么当时非得心胸狭隘,不听从小小年纪的苏淳风的话,把那个破瓦罐子给拆了扔掉。他又有些彷徨和害怕……

  他心里的压力,太大了。

  就是在这般巨大的压力,以及心头对于这件颇有些神秘诡异事件的恐惧下,久久难以入眠好不容易睡下的刘金明,却在半夜时分从噩梦中惊醒,并且禁不住惊恐地大叫出声,把老婆都给吓得从床上滚落下去。

  “他爹,你,你这是咋了?”胡玲战战兢兢尖叫着问道。

  “没啥,没啥……”刘金明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赶紧伸手摸索到床头的灯绳将电灯打开,起身下床到桌旁拿起烟盒和打火机,哆嗦着掏了支烟点上,深吸了一口,坐在桌旁沉思起来。

  这深更半夜的,向来胆大凶悍的丈夫竟然做噩梦吓醒还吓得大叫出声,实在是让胡玲心头恐惧万分。

  联想到婆婆突发疾病时的诡异莫名……

  胡玲愈发害怕起来,只觉得漆黑的窗外仿若有什么东西正探着脑袋向她们屋内张望。她赶紧爬起来挤到了丈夫旁边,抽抽泣泣地说道:“他爹,你说咱娘弄的那个瓦罐子下咒,是不是给家里招上啥不干净的东西了?”

  烦躁不堪的刘金明抬脚将老婆给踹倒在地,怒吼道:“别他妈瞎咧咧!”

  “啊!”胡玲摔倒在地捂着肚子惨嚎一声,随即惊恐万状地挪着屁股移到床边,靠着床头怔怔地看着刘金明。

  刘金明绷着脸,深吸着烟。

  灯光下,他的面孔在缭绕的烟雾中若隐若现,昏暗不定。

  看着这一幕,胡玲心中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想法,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觉得屋内、屋外似乎到处都有不确定的东西存在……

  她的精神,终于崩溃了!

  “啊!”胡玲猛然站起身来,疯了般扑向刘金明撕扯着又踢又抓又挠,嘴里还撕心裂肺地嚎叫着:“你个混账王八蛋,天天就会打我骂我,在外面干那些亏心事!都是你做的孽,都是你娘造的孽,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刘金明何曾受到过老婆这般折腾?

  大怒之下,他起身甩手将老婆给扔到了墙角:“你他娘疯啦!给我滚!”

  然而撞倒在墙角下的胡玲这次没有害怕,她迅速起身近乎疯狂地扑向了刘金明:“我跟你拼啦,我不活了我……”

  “操!”刘金明怒火更甚,噼里啪啦大耳刮子抽了上去。

  ……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低调术士同类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8140小说低调术士022章 术法之祸
手机看低调术士小说就来http://m.8140.cn/didiaoshushi/
8140小说移动版 m.8140.cn